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色狼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小本创业故事网
 

妻子不是个金沟的人, 自上次离了金沟回嘉荫河西边的老家待产,两年了,几次想去见她男人,但她不放不下嗷嗷待补也害怕变成酒鬼的丈夫因为淘不到金子把前年还挺着肚子的她困在深沟里,另外还有一个传说是那里的狼喜欢喝人奶,还会刨金子,狗头金。幼年被狼袭击的经历让她变得格外怕狼。

今天她背着缝的全皮的袄子,鞋,帽子,裹着不到两岁的孩子,还有猎得鹿肉 第三次来到了小金沟

他不知道金沟的人是多了还是少了,但除了自己的狗男人就只认得天宝 兄弟。

远远地她认定最大的木头房子就是她男人的那间,房子早已换了地方,但却更像他们老家的模样了,他的眼睛趟出此地最温暖的东西,但很快就变成了层层冰霜,她注意到别的屋子都冒起炊烟,然而唯独那间房顶上堆满积。

她敲开房门正见到天宝再翻着屋子里的东西,男人转身时,手里发出酒瓶被捏碎的声音,“嫂子你怎么来了”声音碎了一地

她害怕站不稳,忙卸下背着的包袱,( 网:www.sanwen.net )

“我来看看你大哥”她等着他的回答,没多问,

“他换地方了,前一阵政府来人,他就跟着去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虽这么说,但空气里满是酒的味道,酒本来是香的,但不知为何从那人嘴里吐出来的却是一股恶臭。

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啥时候的事啊,往那边去了呀"她开始觉得很委屈,难道丈夫就没有想过他会来吗

”这个没人知道,那会往东走的路还没有那么厚的雪,兴许雪一化就会回来“”你先到我屋里吃点饭,暖和暖和身子吧“

”不了,兄弟,我就住这屋,你帮我收拾一下吧,“

”兄弟,他走的时候门也没锁,被褥都拿走了吧““嫂子,这都怪我,我嫌冷就把门给撬了,被褥都在我那呢”

“你先收拾着,我去给你拿,’说着男人回屋去了,总之过了很久才过来,被子已不新鲜,很久没有拆洗了”

女人很为难,但又能怎样呢'大兄弟,你能帮我找点柴火吗,”

男人很爽快的答应着,女人艰难的露出之情。自己的男人在的时候,天宝没这么勤快,但毕竟好长没见,又见她搂着孩子,尊重,可怜必是有的。

滨州哪能治疗癫痫病,医院选择很重要还有其他的女人嘛?”话一出,男人的脸上滤过一丝异样,

“你也知道这地方女人呆不住,女人比金子珍贵”

“那你们是不是有了女人,也是两三年不回家”

,“嫂子,不是我说你,你人长得漂亮,嫁给淘金的人受罪,薛大哥压根就不会淘金子,整天喝醉酒就知道挖坑,有一次差点把我埋坑里,以前那个房子让他喝醉酒一把火,一连烧了一,我守着大火一夜没睡拿雪把房子盖住才没被点着。他就在人人屋里睡了好几个月”,

“一喝酒嘴里嚷嚷着说你在里边烧死了,孩子没娘了,孩子没娘了“

”大伙都劝他回去看看,可他说非要等挖着狗头金,”

女人没再说话,就是哭的厉害,倒不是想找个人来安慰,就是满脑子想不透的事,夜来得很快,屋子里生了火,女人把被褥还了回去,裹着盖着一大堆皮棉袄揣着孩子过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熬起了鹿肉粥,等听到哪所房子的房子里有了响动,她就包起孩子打招呼,一个瘦弱的中年男人从一所矮房子里疑惑的走了出来,

“大姐您找谁,进来坐会吧,外边挺冷的”是啊女人也觉得外面挺冷,冷的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男人看上去很诚恳,屋子里收拾得很干净。她害羞似的进了门,用胳膊把门闭上,身子倚靠在木毡门上。

”我是来看大梁子的。“

”我就是大粱子,您是?“

”不不,我是说以前在这的男人金梁,“

”我就叫金粱,高粱的粱“

"奥,不是你,”她指了指房梁

看到角落里有一个女人用的梳妆台,在狭小的屋内显得格外大

“奥,他也算享福了”

她好像没听清楚,也许耳朵灌多了冷风,她使劲揉了揉耳朵,并向床边望了望。

”您说的哪里话,进了金沟就是享福,那你女人怎么不一块来“

”呵呵,我还没女人呢,就连这房子都是别人住过的,我听说你家大哥也住过“

“我知道,那会房子烧了,没地住不是么,你有没有听人说以前住这屋的女人也被抓走了”

“是,对”男人脸上露出一丝凉意,女人也开始狐疑

女人一手手摸着脖子,揪着一条细细的金链子,脸憋得通红,抬头看了看房梁,让人不由得心生寒意,仿佛,金链子就挂在上面,牢牢地缢着女人。

男人似乎想成都看癫痫哪家医院好到了什么开始变得紧张,“那条金链子上有我大哥的名字吧,”

“你怎么知道,她送给我的,上面还有我的名字,”

“项红,那你是不是被狼抓去过那个项红,大哥救了你”

“是倾红,不是项红。我就是她,那个猎人就是救我的男人薛金梁,”

'听说你跟她有个孩子,都这么大了,大哥也是命好“

”好着呢,你记性也好,这些听说的都记得住。“

”我还知道你以前住在这,好长时间不回来,都说是忘了回来的路,也有人说被狼袭击之前的事你都不记得了。“

”这么说也对,我到现在也想不起自己的身世,别人问我,我就头晕”

“不过这么说你大哥临走前嘱咐过这里人,等我回来,“

”那我不问你的事了“可能男人也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就沉默了。

这时候孩子醒了,小手摩挲着的胸脯,女人抱它回了屋,给孩子喂奶。

心里稍稍平静,看来,丈夫总跟人说起自己,要不然新来的人不会知道这么多这么多年前发生的事。

夜如期而至,女人觉得那男人看上去比较干净,倒不如问他有没有什么暖物,于是拍睡了孩子,就匆匆去了男人的房间,

她那目光扫了一下床上的被褥,一眼就认出自己缝补又盖过的被褥,于是客气地说”大兄弟,我看闲着那么多被褥,想问你借套旧的就行“,男人把一套新的递给她

她腼腆着“那多不好,我看你身上盖得像我的手艺,而且让你捂得暖和,孩子好受些”

”嘿嘿,不够还有,反正本来就是你的“

女人觉得这男人真好,要不是当年以身相许报答救命之恩,现在跟他说自己是大姑娘他一样会信呢

住了不过七天,有人开始议论,议论的都是这个女人,男人们似乎都盯着不该看的地方,尤其是给孩子喂奶的时候。每过三两天就发现富坑的消息不胫而走,原本暖和的房子里,人都出去抢金砂去了,她裹上孩子想到山岗上走走看看,,到了一片白色的土丘,土丘旁边都是些树桩模样的东西,这的土丘多得是,桩子常用来标记。

有几次她被人问到狼抓她的那次经过,她觉得醉翁之意不在酒,就不想多说,觉得盯着他的人都是些色狼,再待下去,可能就要见到狼牙跟利爪,她反问是听谁说的,别人都说是金梁或是金粱吧,。最多心的是关心起孩子来了,她她却觉得此地每个人的心思都在女人的身前身癫痫大发作的处理后,就连高粱也不是那么的确定是否可以信任。

转眼到了十五,大家都聚到了女人的屋子,摆满了酒席,孩子的哭声越发像深山里的幼狼不住的奥陶着,似乎是在保护着自己的母亲。有的人在远处的山岗上升起一团柴火任凭它肆虐的烧着,大家时不时往火堆里扔一块木头,或是撒一瓶老酒,女人意识到什么抱着孩子走了过去,她想假如自己的丈夫也在生火,他一定会看到远处的火光,

是的她确实看到东边有一片亮光,有好多的亮光,她回去暖和过了,也想喝酒,喝得不多,生怕奶水把孩子灌醉,但还是喝多了,觉得孩子醉一回也好。

深夜,她想借着亮光再往前走走,走着走着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影,她不想往回走,看见前方有一所亮着的草屋,她大胆地朝那去了

,后边显然是个男人,显然男人不是担心她走远,因为男人一直跟着却从不出声喊她,快到草屋的时候,她回头张望,那个男人转头往回去了,身影远了,她推开房门,见屋里没人,但却生着火,墙上的蜘蛛网反而让他觉得安稳,她想起了打渔的日子,想起了打猎的日子,一张大网,一支猎枪,一把长弓,一只老狼狗,显然她醉了,到自己掉进了嘉荫河的冰窟里,丈夫撒下一张大网把自己捞了上来,丈夫把一条金项链戴在她的身上,转身又去打猎去了,带回来没有见过的猎物,院子里满是没见过的的菜,,那片山林,那片河水,那片土地每天都有神奇的收货,从不缺席。

就在这时一声关门的声音把梦也给关了起来,”天宝,是你'

"大哥临走前把你托付给我,你却跟那些臭男人走在一起,你对得起我死去的大哥吗?”

孩子依然睡得很香,母亲依然紧紧搂着孩子,

这时醉汉像饿狼一样扑了上去,夺下孩子,开始撕扯,女人拼命反抗,但就是不敢出声,他害怕孩子受到伤害,但似乎有三股绳子从不同的方向捆住了自己,她必须弄明白这个鬼地方把人都变成了什么,就像是野兽围住了一个天然牧场,咬死的比吃掉的不知道多多少,要是孩子的真的死了,当中有一个畜生想要我都行,可你们不能像野兽一样吃一顿饭却要一条命。

女人的裘皮大袄顺着冰肌雪骨脱下了,她的嘴里开始喊出声音,”谁害死了他,你告诉我,你帮我,我的身子早晚是你的。“

”你先从了我,我会帮你的,那是你俩的杂种,你不给我生一个,他死了这个,还有野种”

女人不再反抗,孩子开始哭泣,门被一阵大风刮开,屋子里的火被吹得满地都是,男人不知道成都那家医院治癫痫好是更醉了,还是清醒了一些,力量弱下来,女人使劲站稳,裸着上身抱起孩子向火堆跑去,没跑多远又被扑倒在地,孩子的声音再次像狼嚎一样,男人俯下身子抱起女人往小屋走,孩子却掉在雪里,女人此刻想杀了这个畜生,力气突然就大了,女人的拍打加上寒风的刺骨,顿时让男人的双眼有如刀割。女人重新抱起了孩子往火堆跑,这次男人又扑了上来,就在男人跪在雪地里褪了裤子下来,一个东西从男人的身后撕咬脖子,男人用手挡开,迅速站了起来转身。一只公狼显然吃的没有男人多,但令一只母狼此时出现在女人前面,女人拔出地上插着的一段枯木,用尖端对着扑面而来的母狼,母狼却闪过女人扑到男人的背上,就在那一瞬间有一个东西从女人的脸上划过,来不及多想女人抱紧孩子跑着喊人,男人喊“这就是杀死你丈夫的那条狼,我亲眼看见的。“女人知道自己的丈夫了解狼,就算喝了酒也绝不会被这样一只狼杀死。”但她必须保护自己的孩子,本能大喊大叫。

当女人跑到了火堆旁,大粱像是从火堆里冒出来似的跑到女人的身后,一阵交织的哀嚎换来一场平静,女人不关心谁更强壮,现在在她的眼里都是狼,披着人皮的狼。

这时的女人才想起挂在狼脖子上的东西是一条金项链,就当他把木桩投向火苗,火光中映出了几个血红的又像是金色的字’薛金梁之墓“

她忽然失去了重心,但孩子搂的更紧了。就在倒地的一霎,一双大手把她连根抱起,抱得也更紧了,男人把从地上捡起项链挂在自己脖子上,链缀在女人的眼前晃动,女人看的仔细,上面刻着相同的名字。女人问男人,这个i子到底念啥,男人回答”项“

“那是不是从前有一个叫项红的女人”

“有啊,就是你呀,你就是项红,这里的母狼产奶少,所以就把你拖去给狼崽喂奶,你为了让人找到你,还把金项链缠在母狼的脖子上,大哥为了你和你的骨肉,找到了狼窝,把你救了出来,但自己却牺牲了,你不要难过,大哥其实是有老婆的人了,听说他老婆在老家都有了孩子,,我来保护你吧,还有这个天宝罪有应得,他要不是为了大哥老家的媳妇,和金子也不会放火烧他的房子,烧房子还不算,大哥去救你的时候喝剩下的酒里还有蒙汗药呢,“

”半年前大哥老家的媳妇穿着大哥的皮大衣抱着一个孩子慌慌张张跑进我屋里,她求助我,我也碰了她,她跟我说了这些,我把她东藏西藏后来偷了些金子就走了。“

女人像是睡着了,醒来裹着身子躺在了大粱的旁边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