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

我凭什么爱你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小本创业故事网
 

我凭什么你

我发誓,我绝对是新时代的新好男人,是可以托付终身的正人君子。早在时,我就对发过誓,这辈子一定要对老婆好,以后无论我怎么飞黄了,怎么腾达了,我也要忠于老婆,忠于家庭。因为就我这歪瓜裂枣牌的,能够结婚那都是老天开眼了,更何况还是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到现在为止,都结婚二十年了,我依然认为我是好男人,是最适合做老公的男人。但是现在当我看着相貌依然不减当年的老婆我却没有当初的信誓旦旦,甚至还会莫名的生出一种叫做“厌烦”的,是我变了吗?是我有陈世基因吗?不,应该不是,是的年轮磨去了我时的热情,是老婆的沉默吞噬了我对她的。

结婚的早几年,由于家境贫寒,年幼,而我又能力有限,不得已老婆只有褪去她从娘家带来的豪华外衣以及养尊处优的个性完全融入到我从父辈手里接过来的一亩三分地里劳作,这些事,她在娘家是从未做过也无需做的。但是,为了江山的长治久安,我要不厌其烦的教她,教她怎样从贫瘠的土地里刨出我们的一日三餐,刨出儿子的未来。尽管我是男人,但是再好的男人,想要的是陪他、助他一臂之力的生活帮手,而不是坐享其成的公主,再所以,我要让老婆明白,不要把老公和老混为一谈,在娘家老爸百般的疼爱你,依顺你,像个保护伞似的没让你经历半点风,受半点委屈,那是他所在,是他为人父的准则。但是,现在不同了,你嫁人了,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要看我是什么人然后再决定自己的身份,过和自己身份不相违背的生活。我若是个首长,你就是受万人瞩目的首长夫人,倘若我是个乞丐,你就是任人唾弃的乞丐婆。女人最主要的从一而终,是相夫教子,是对男人的言听计从,这样男人走出去才有面子,有面子的男人才会更好的服务于家庭,这都是相辅相成的。

老婆开始是什么都不懂,如一张白纸一样,这样也好,就任我图画了。我要不留余地的,全力以赴的将这些生活灌输给我那一清二白的老婆。老婆也算明事理,在我的不显山不露水的教诲中,对我的思想领悟得还算透彻,基本上是在我为她铺好的轨道上正常行驶。我尽量缩小她的眼球,不要让她瞅轨道以外的风景,那风景里有陷阱,有我不喜欢的味道。一个成功的男人首先就是要会控制女人,若是连自己的老婆都拿不下,怎么可能……女人再强,能强过男人?能强过男人的拳头?我最看不起的就是怕老婆的窝囊男人,女人的骨子里是有贱性的,是宠不得的,是惯不得的,否则后院什么时候起火了都不知道。成功的男人不是要把女人当作自己的全部,而是要让老婆把自己当作她的全部。我就是那个睿智的男人,那个成功的男人,在婚后短短的几年里,老婆以完全脱胎换骨和婚前简直判若二人,她一切以我们为中心,以家庭为中心,完全忽视了自己的存在,哪怕是为自己有丁点考虑也会事先与我商量征求我的意见后再行之,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顺理成章,命中注定老婆就是我的人,也就是为我而生的人。我,武汉中际癫痫医院,效果好不好看了才知道我,找了个易调教的老婆,为我省了很多事,增添了很多光环。

如果生活就这么继续下去,我的幸福也会跟着就这么继续下去,但是,这似乎又不是我想要得生活,因为生活是千变万化的么。

是为了照顾孩子,老婆必须留在家中守着三分薄地既当又当妈的料理整个家务,但是黄土地终归是黄土地,怎么可能刨出黄金来,我只身在外虽然也挣了点小钱,但由于无老婆在跟前碍眼自然也就往外流失了一点,所以回归家庭的银子也就非常有限。看着同村的们都有发家致富的迹象,再加上老婆的强烈要求,我也就同意了“夫妻双双去打工”的战斗策略,当然前提依旧是老婆不能离开我的视线。我可不能钱没挣着,反倒把老婆弄丢了。这种事见得太多了,外面的世界太诱惑,男人女人都容易在那里迷失自己,谁像我呀,虽然也曾胡作非为打过牙祭,但最终不还是回来了吗,并未曾学那高智商一样改名换姓为她人服务。鉴于这点,老婆应该我才对,不知她有这种觉悟没有。( 网:www.sanwen.net )

与其说社会是一个大染缸,倒不如说女人是善变的动物。自从老婆进城成为打工一族之后,思想和行为发生了空前的变化,有的女人尝到了工作的乐趣,得到了工资的肯定,她的笑容里多了些以前在家种地时没有的内容,语气里也增添了些只要城里女人才有的色彩,似乎顷刻间知道了自己的价值,找回了自己的尊严,似乎顷刻间就明白了原来自己也是可以养活自己的人。我顿觉不妙,感觉某种威胁之风铺面而来,一定要杀住这不安全之风。老婆再能,怎么可以超出我的五指山,心再大,怎么可以容下除家庭以外的其他东西,你就是那风筝任你飞得再高,那线必须拽在我的手里,我要誓死捍卫我的家庭,捍卫我的爱情。

举措之一,便是断其经济来源。工资必须如数按时上交,没有钱就等于儿没有翅膀,鱼儿离开水一样,看你拿什么迈动双脚,拿什么武装自己,拿什么和别人谈笑风生。当然我并不是要统治她的钱,我会说出无数条合情合理的理由让老婆信服并主动上交财政并对我戴德,必要时也会放点狠话让生性懦弱的老婆知难而退。我要尽量掐断老婆的个人开支,女人一旦爱美,一旦开始注意个人形象,必是出墙的先兆。不是说女为悦己者容吗,必是有悦己者了才有必要容么。她知道我是无论无何也不会嫌她老土嫌她落后的,穿那时尚干嘛,无非就是为了吸引别人的眼球,而这别人就是我极力排斥的不利于家庭的因素。所以,我要延续在老家就培养成形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模式,每一笔开支必须从我这里过,尽管你有独立的收入和工作,回到家中不仍是我老婆么,工作再好,工资再高,那也只是暂时的,陪你终老,给你幸福的只有也只能是我这其貌不扬的男人——你的老公。

其二就是掌控时间,上班贵州#!好治癫痫医院之前,下班之后必须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给我呆在家里,要出去散心的话我二十四小时随时奉陪。咱们就一打工族,不会有那么多的应酬,犯不着为那些不相干的人不相干的事浪费我们的时间和精力,那都是过眼云烟。我能保证将工作以外的时间如数交给老婆管理,老公都回归家里了,老婆还有理由在外流连忘返吗?我要以身作则老婆,限制老婆,就这年月,还有几个男人像我这样顾家守家呢?倒是看见不少的女同胞们每日花枝招展的招摇过市,我就不信她们腰包里装的都是自己挣的的银子,都是自己的血汗,都是自己的劳动所得。女人花男人的钱总是比男人更大气,更爷们,特别是花别人男人的钱。我的老婆就不一样,以前跟我穷怕了,现在情况虽然有所好转,却依然改不了惜金如命的优良传统,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分钱花。其实让老婆管钱我是非常放心的,只是迫于现在这局势,这红杏比比出墙的局势,这男人有钱就对别人老婆想入非非的局势,我还是居安思危的好,我怕老婆没有定力,更怕比我优秀的男人在我老婆跟前晃悠,所以我这是自己给自己敲警钟,自己给自己加压,希望老婆不要怨恨我,理解我的苦衷才是。

表面现象被我控制了,但是我却不知道老婆是怎么想的了。老婆对我的安排,对我的要求依然是言听计从,依然是服服帖帖,只是话越来越少,行动越来越呆板,语气越来越冷漠,什么事也提不起她的兴趣来,哪怕是自己生病了也漠不关心,一副求死的样子,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仿佛自己就生活在这世态之外。我如此小心呵护,还是出现了不和谐的因素。这女人,一定是看多了外面的有钱人,嫌弃自己的糟糠之夫了。我就说么,女人是善变的,她是在用冷漠折磨自己,用无语表示对我的的抗议,那谁谁谁的家庭不都这样开始动摇的吗?难道我的家庭也难逃此劫吗?咱们可是患难夫妻呀!

如同管理一个国家一样,交啥也别交财政大权和军事大权,我一面行使自己一家之主的权利,一面努力想解开老婆的心结。我苦口婆心,我恶叱怒吼,我恩威并施,还差点拳脚相加,但老婆的态度依然毫无起色,她像个幽灵似的穿行于家庭和工作单位之间,那张脸就像被定格了似的一成不变,我几乎要崩溃了,要窒息了,这女人,都人到中年了,还想怎样呀,真想榜大款呀,那我之前的努力岂不是全白费了。果真有那么一天,你最好净身出户,别我给你半个子儿。

一日闲来无事,老婆说我们出去走走吧。难得老婆有此雅兴还邀上我,我受宠若惊连忙鞍前马后侍候,一路上两口子沿着江滩走走停停,空旷的江滩,空旷的视野,老婆的心情明显敞亮了不少,我极力扯些愉悦的话题让老婆高兴,也许老婆的心结以打开,也许老婆并没有什么心结只是我多虑了,我陪着老婆来到一个废弃的吊塔台旁,老婆望着那直伸到水面中心的吊塔缓缓的说要是到那上面去会是什么样子,我哑然失笑说你又不是这工作人员上去干嘛呢。老婆没理会我,继续漫无目的在这周围溜权威的癫痫医院有哪些达,这有什么看头的?我没理她径直一人到江脚下戏水去了。

等我回过头来却发现老婆以上塔吊一半了,她上那做什么,脏兮兮的,我说老婆你下来,你不是恐高吗,那上面多危险,掉下去可就没命了。老婆微微一笑说不会的我就想上去看看。看着老婆继续往前爬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再看看周围也并无其他人,立刻便知道了老婆的用意,我最讨厌她这样了,总是时不时的玩这么低级的游戏以显示自己的存在,居家过日子谁家没有点难念的经呀,不至于这么夸张吧,这下可好,居然还玩到室外来了。

“你能不能不这么幼稚呀,跑到那上面去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我掩饰不住我的烦躁与不安,本来我们是出来散心的,她居然闹这一出,真是大煞风景。她若一心求死,到哪不成呀,不至于大白天的当着我的面唱这一出。我等着老婆主动下来,而老婆似乎又在等我有所表态,时间在这一刻定格了,周围一片。

看着老婆还在缓缓的往前走,我不得已只有跟着爬上去好拉她下来,等把她弄下来了咱再好好跟她算账。

“你若再往前走一步,我就往下跳。”老婆的一声怒喝让我停止了脚步,什么时候老婆的一只脚以伸到塔吊的外面去啦?脚下就是浩瀚的江水,稍有偏差人就有可能掉下去而且必死无疑。我立刻吓出了一身冷汗,人也开始不自主的哆嗦,天啦,老婆玩真的呀!

“老婆,你真的想死吗?你到底是恨谁呢?你到底对什么不满呢?”一时间,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心里只有一个:老婆不能死,更不能在我眼前死。

“老公,你觉得你对我好吗?你觉得我还有必要活下去吗?”老婆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声音有点变调。

“你先下来,咱们有话好好说,你这样挺危险的,随时都可能掉下去。”当务之急是让老婆下来,就算吵架也要在地面上吵么,她这个样子我有什么话也不敢说呀。

“我太了解你了,既然我当着你的面敢到这里来,就没打算再跟你回去,否则会死的更快。”老婆不知是激动还是气愤,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她换了一口气继续说:“你需要的不是老婆,而是一个傀儡,一个没有主见没有思想以你为中心的傀儡,我也试图就这么和你傀儡下去,但是你又没有能力让我当一个居家女人,你需要我为你挣钱为你打拼为你抛头露面,你希望你老婆是旧社会的思维却又有人的能力,你是不是太贪心了,就算真有这么个人她又凭什么爱你?”说到这里老婆早以泣不成声,浑身发抖,摇摇欲坠的身体让人看着更是胆战心惊。

“是的,是的,老婆,我错了,我只是求求你,你快下来吧,我以后改就是了。”此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老婆到底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老婆才会下来才会回心转意,看着和自己朝夕相处这么多年的老婆,陪自己吃了那么多苦的枕边人此时就眼睁睁的在自己面前想自杀,我哪还有什么癫痫病医院排名前十脾气哪还有什么原则,我几乎哀求几乎下跪只是一再的重复:“老婆,求求你,你快下来,你快下来……”

“老公,你说我是吓唬你呢还是真的想自杀?”正当我惊魂不定的时候,没想到老婆居然来这么一句,我望着老婆逐渐平静的脸,一时间弄不懂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吓唬人吧,这玩笑似乎开大了点,若说真的想自杀,老婆以前也说过类似的话,不都没死吗?也许老婆真的只是学以往一样吓唬我吧,这样就太好了,不管怎么说,老婆是个好女人,对我对这个家庭都无话可说,我平日是对她苛刻了点,这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她不都是接受和默认了吗?再说我们的日子越来越好她没理由寻死呀,叫花子都还舍不得过烂板桥呢。

我松了口气:“老婆,你下来吧,你已经吓着我了,我以后保证对你好就是了,我们好好过日子吧,别弄这些玩意了。”我一边说着一边往上爬,无论老婆是什么意思我先把她拽下来再说。

就这我刚刚挪动脚步的时候,老婆的两只脚都跨到栏杆外面去了,随着一声凄喊“老公——”老婆两手一松,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就这据我一米之外的地方,就在我想够又差一点的地方,我眼睁睁的、我束手无策的看着老婆往下掉,随着“扑通”一声水响,老婆跳江了……

“老——婆——”我魂不附体,我歇斯底里,我恨不得抓破自己的脑袋,我想跳下去救我老婆,可求生的欲望又促使我不得不紧紧的抓住栏杆,我望着十几米高的水面,看着老婆在水里挣扎,我不顾一切的往回冲,我跑出塔吊,冲向江水,我要救老婆,我要救我老婆,老婆,你不能死,你等等我,等等我……

我一面狂喊救命一面狂奔向江水,瞬间江水就齐了我的腰,淹没了我的胸,一个趔趄,我脚下一滑,整个人都沉没在水里了,水直往我口里灌,我本能的想抓住什么东西,本能的往后缩,可都无济于事,我觉得我的末日来了,我要死了,周围一片黑暗,我手脚胡乱的抓着、挥着、喊着,不知道折腾了好久,也不知道是怎么折腾的,我忽然感到我踩到了江堤,头也浮出了水面,我看见我在朝江堤靠拢,求生的欲望让我大脑陡然清醒,我要活下来,我不能死,我小心的扒着水面手不停地滑着,终于靠岸了,此时我以筋疲力尽,浑身无力,只觉得肚子胀胀的,还没等我开口喊救命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望着黑暗的天空我突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老婆,我的老婆……

“老——婆——”凄冷的黑回荡着我凄惨的叫声。

……

两天以后,老婆回来了,是被消防队的人找到的,她直挺挺的躺在我面前,脸色苍白,身体因为长时间的被水浸泡而出现浮肿,相貌依稀可辨,但是和我以阴阳两隔,和儿子阴阳两隔,和所有爱她的人都阴阳两隔,我再次眩晕,失去了知觉。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